LOL外围平台|贺梅子青玉案全诗,青玉案 贺铸 赏析

Posted by

LOL外围登录

【LOL外围注册】青玉案 贺铸 赏析  这首词抒发了因理想无法构建而郁郁不得志的“闲愁”。上片写出相识和缅怀,下片结尾两句写出昏暮景色,似乎出有抒情主人公等候期盼那位“凌波”仙子直到黄昏,仍不见踪影,或“闲愁”过于多。

写出“美人”可望而不可及,以此喻指理想无法构建,形象生动。下片的“碧云”句喻指时光流逝之很快,末尾同义三个比喻来展现出“闲愁”之多、内乱、离别大大,十分生动,作者也因此取得了“贺梅子”的雅号。

词中他把抽象化的闲情化作可感由此可知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不仅形象、感慨地展现出出有词人潦倒 、迷茫、凄苦的内心世界,同时也生动、精确地展现出了江南暮春时烟雨迷蒙的情景,深得当时人们的赞许。结尾处“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以江南景色比喻忧伤的深广,以面积广大喻愁之多,“满城风絮”以整个空间立体地比喻愁之深广,“梅子黄时雨”以连绵不断比喻愁之时间宽和无法解除,昌中有比,意味深长,被誉为代表作,贺铸也因此而有“贺梅子”的雅号,深得当时人们的赞许。黄庭坚堪称近于口赞扬说道:“意思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返”(《相赠贺方返》)。  =======================  断肠一曲贺梅子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龚明之《中吴纪闻》说道,贺铸有一座小屋,在姑苏盘门外十余里一个叫横塘的地方。他常常在这一带盘桓,后来写了这首词。  从词的结尾两句“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看,大约是无意间的一次机遇,使作者结识了词中写的这位女子。

但她没能到横塘来,之后不得已看她姗姗而去了。  “凌波”不知,“芳尘”已黯,此刻的画面上只有一个矗立“道别”的人。

结尾三句,长文而来,一下子把事情说明了出来,用的是“平陈其事”的赋体。从沉闷的描述中,似乎出情在其中,因此有下面的遥想: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锦瑟华年”,直用李商隐《锦瑟》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全句说道你青春的幸福年华将怎样童年呢?“谁与度”原意是和哪个在一起童年。但联系下两句,这个女子形似是孤独寂寞的,所以这句庞加莱、不认同的口气更加轻一些。想象着的情景是:大约你是在桥上踏月,院落赏花,或者生活在具有雕花窗子的朱阁里面吧。

“月桥花院”写出室外环境幽美,“琐窗朱户”写出居室富丽恬静。虽然只八个字,但璀璨美妙,流露出恬适无聊的感觉。

但接以“只有春知处”,就象从高山一下跌落深谷,方才的良辰美景更加反衬出有人的感慨孤独。杜甫的“感时花上飞溅泪,恨别雉林心如”,以乐景写出哀,十分显著,一眼可以显现出。

《牡丹亭》里杜丽娘演唱:“良辰美景惜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春光如海,变幻e79fa5e9819331333236363534艳丽。

可是在杜丽娘显然,毕竟“惜天”,有知道此身何寄之感觉。直抒胸臆,一点都不隐蔽。贺铸的读音与此两例相近,他是用院之幽,室之丽的“实”来反衬“春闻”的“元神”,从而更深一层展现出出有人的孤独情怀。

  贺铸是一个“喜谈当世事”,“人以为将近侠”,想要一显身手,创建“大功”的人,但他一生堕落下僚。在他的诗中,常寓有对政治和身世的感叹。此词也有可能是另有竭尽的吧。

  过片。从奇幻的想象再行返回“但道别”的眼前现实中来。天空,碧云徐徐流动;地下,临水的岸上香草轻轻地飞舞。

伫望既久,望断云天,而“日暮碧云通,佳人未尝未来”(江淹)。愁情难遣,于是期望象江水淹那样能有一枝五色彩笔,写动人的诗句来——可是即令有,难道也不能写肠断魂销的伤情来,又有什么用?从“道别”到遥想,最后满腔“闲愁”不已喷涌而出有: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这时候,你回答我的闲愁究竟有多少么?那么请求看那“一川烟草”,是多么密密层层,匝地均是;那“满城风絮”,是多么地漫天点点,穿着帘入户;那“梅子黄时雨”,又是多么地连绵不断,总有一天无休无止吧!  词的上阕,或许未曾有一字言愁,但是细心看去,第一句之后祸根了愁的种子。下阕愁如山风海雨,滚滚而来,一发不可收拾。宋人罗大经曾所作一番较为,他说道:“诗家有以山喻愁者,杜少陵云:‘忧端如山来,澒洞不能掇’,赵嘏云:‘夕阳楼上山重合,未抵闲愁一倍多’是也。

有以水喻愁者,李颀云:‘请量东海水,看取深浅恨’,李后主云:‘问君能有几多恨,青天一江春水向东流’,秦少游云:‘落红万点愁如海’是也。贺方回云:‘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垫以此三者比愁之多也”(《鹤林玉露》)  同是用比喻来形容愁之多,贺铸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如罗法华谈的“以此三者比愁之多”,用的是博喻手法。

这种手法更容易强化被喻者的形象性,给读者以独特深刻印象的印象。与贺铸同时代的诗人苏轼写出“百步洪”水波冲泻的神速有“犹如兔回头鹰隼堕,骏马庄家千丈坡。断弦离柱箭抢,飞电过隙珠刷荷”,就是用的这种手法。

  其次,刘熙载指出:“其末句益处仅有在‘试问’句呼起,及与上‘一川’二句后用耳。或以方回有‘贺梅子’之称之为,专赏此句,误将矣”(《艺概》)。刘熙载的话也许有感而发,因为黄庭坚很喜爱这首词说道:“解道江南断肠句,只今惟有贺方返”(《寄方返》)。

王直方说道:“贺方回初不作《青玉案》词,欲著名”(《直方诗话》)。实际任何佳句都无法瓦解全文孤立无援地来看,尤其不应和上下前后的环境气氛紧密串联。所以,刘熙载的“专赏此句,误将矣”之说道,很有道理。我们应当看见:在这里作者用“试问”句呼起后,引发人们的天马行空,但接着又用舒徐而沙哑的口气,满怀幽怨地答出“一川”三句。

前句张,后三句弛;前句缓,后三句急;张弛急缓之间,而人的感情也倾吐无余,最后戛然而止,韵味更长。  还有,贺铸是“以此三者比愁之多”,然而这三者的内涵并不尽同。

“烟草”秋风,是回应“闲愁”的辽漠无边;“风絮”满城飞舞,是回应“闲愁”的纷烦杂乱;“梅雨”连绵,是回应愁之长,永无尽期。在如此广阔的空间,如此将来的时间,把本不可捉摸的东西,写出得形象、感慨、丰实而自若其抽象化了。同时这三句既是比喻,又是写景,堪称抒情,表里如一,不知痕迹。  张炎称之为贺铸的词“擅于精字面”(《词源》)。

从这首词也可以显现出,他遣词用字恰到好处,很留意锤炼字句,并精于抒情。他自己绝非滑稽地说道:“吾笔端抗拒李商隐、温庭筠,经常奔命烦”。温、李的写诗技巧,显然被他运用到写词上来了。

  ==============================  【赏析三】  横塘路 即《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贺铸虽是宋代帝王的后裔,又曾嫁给宗室女为妻,但由LOL外围登录于他秉性耿直,“喜谈当世事,否不少假冒,虽贵要权揽一时间,较少不中意,极口诋之无不言”(《宋史·文苑传》),因此政治上长年悒悒不得志,最后愤而隐退苏州,寄情山水。他的咏史怀古之作如《凌歊台》(“触沧江”)、《台城泛舟》(“南国本萧洒”)、《将进酒》(“城下路”),言志抒愤之作如《行路难》(“缚虎手”)、《六州歌头》(“少年侠气”),都写出得沉郁顿挫.雄豪卓越,指出他不屑于剪红刻翠,眼光自远,落笔自低。

他把唐诗中的边塞题材写出到词里来,他的《喜雨》诗曾有“少缓麦租期,庶将秋稼调补;输出太仓中,蕃肥任黄鼠”的句子,又指出他有政治志向,关心国计民生,“尚气使酒”是他反感现实、愤世嫉俗的感情的宣泄。他是宋代词坛上从苏轼到辛弃疾之间的过渡性作家。他与苏轼形似无必要关系,但与“苏门四学士”中一些人的恋情却极为紧密。

黄庭坚写诗给他,尤其赞许他的《横塘路》(即《青玉案》)一词,把他与秦观三大;张耒为他的词集作序,给他的词很高的评价,既推崇其“盛丽如游金、张之堂,妖冶如倾嫱、施之袂”,又歌颂其“幽洁如屈、宋,动人如苏、李”。  黄庭坚的诗是这样的:“少游醉卧古藤下,谁与愁眉演唱一杯?意思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返。

”(《相赠贺方返》)黄庭坚赞许贺铸融合江南暮春景色来展现出令人肠断的“闲愁”,工于写情。这是只就《横塘路》词的刻画内容本身及其独有的艺术表现手法来说的。然而对于这首词的解读,还不应融合张耒序中提及的两个方面去看。

登录_押注_注册|首页

贺铸一些写出儿女之情的作品,不能看它们“盛丽”,“妖冶”的表面。为题《别东山》的《御街行》词中说道:“双携纤手别烟萝,红粉清泉相照”、“岩秽暝色归云悄,恨易俱,千金大笑。

”《戏答张商夫》诗中说道:“依依暮雨鸳鸯梦,袅袅春风豆蔻梢。”似乎都无法浮浅地指出就是写出什么“红粉”、“鸳鸯”。《横塘路》词抒写无以与所欢相见的“爱人而不知,搔首踟蹰”一类的思念伤感,实际是展现出政治上潦倒的悲哀牢愁,与《楚辞》中的“哀美人之迟暮”、“欲有娀之佚女”同一手法,与苏轼《前赤壁赋》中的“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同一意趣,即张耒说的“幽洁如屈、宋”。

夏承焘先生论词绝句以为贺铸“铁面铜棱古侠俦,尼克谓之梅子说道春愁”,是逃跑了问题的实质的。本来,借出美人香草抒发政治感叹,是一种艺术误解与譬喻手法的综合运用,屈原作品就被称作“讽兼任比兴”;词家承继这一传统,以后又叫做“竭尽”或“意内言外”。南宋罗大经评论贺铸这首《横塘路》词,单说道结尾刻画“闲愁”的几句“昌中有比,意味更长”(《鹤林玉露》卷七);只不过,从词人有所寓意来看,通篇都是“昌中有比”的,而且相赠悲痛于平易近人婉丽之中,也是“意味”深长的。梅子黄时雨古诗词一、梅子黄时雨古诗词如下:《青玉案》宋朝贺铸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二、释义:轻移莲步仍然跨过横塘路,只有用目力互为送来,她像芳尘一样飘去。正是青春年华时候,可什么人能与她一起欢度?是月台,是花上榭,是雕饰的窗,是关上的朱户,这只有春天才不会告诉她的居处。

飘飞的云彩舒卷自如,芳草岸旁的日色将暮,挥起彩笔刚写断肠的诗句。若问闲情愁绪有几许?好象一江的烟草,满城随风飘堕的花絮,梅子刚黄熟时的霖雨。三、赏析:这首e68a84e79fa5e9819331333365643533词通过对暮春景色的刻画,抒写作者所深感的“闲愁”。上片写出路遇佳人而知道所往的怅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出其堕落下僚、怀才不遇的感叹。

下片写出因悲而引发的无限愁思。全词元神写出愁之情,鉴忘悒悒不得志的“闲愁”。人品新奇,能蓬勃发展人们无限想象,为当时传唱的名篇。

贺铸的美称“贺梅子”就是由这首词的末句惹来的。据周紫芝《竹坡话》载有:“贺方回尝作《青玉案》词,有‘梅子黄时雨’之句,人均衣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可见这首词影响之大。

四、作者:贺铸(1052~1125) 北宋词人。字方返,号庆湖遗老。汉族,卫州(今河南卫辉)人。

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嫁给亦宗室之女。自称为远祖本居于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贺铸的青玉案中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和李煜的“问君能有几1同义了三个比喻来叙述他在一次刻骨铭心的偶遇百后心中杜绝的愁绪.“烟草”秋风,解释“闲愁”之多,“风絮”满城飞舞,回应“闲愁”的纷烦杂乱,“梅雨”连绵,解释闲愁的连绵不绝、永无尽期.这三个比喻,人品新奇,形象生动,令人实在愁情无处不在,无时不有,遮天漫地,茫茫无边,拂不去,躲不了.尤其是“梅子黄时雨”被指出是这首词的点睛之笔,贺铸也因此取得了“贺梅子” 的美称.2问君能有几多恨?青天一江春度水向东流。

”悲慨之情如冲向峡谷、奔问向大海的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词人满腔幽愤,对人生收到完全的究诘:“问君能有几多恨?青天一江春水向东流!”人生啊人生,不就意味著无穷无尽的悲愁么?“一江春水向东流”问是以水喻愁的名句,表明出有愁思如春水的汪洋恣肆,奔放水浸;又如春水之不舍昼夜,长流大大,无穷无尽。这九个字,显然把感情在升腾流动中的深度和力度表达出来了。青玉案 贺铸青玉案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复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提醒:将鼠标移动到颜色有所不同的字词上可以看见注释。   【赏析】  此词为抒发愁重生,幽居思念之作。

整段二句鲜艳:松林丽人,翩若惊鸿。次四句芳思:揣想谁人天赐艳福,得与其人花前月下、朱户雕制窗、相聚华年。再行二句赋词:无端逗起多情,幸伫蘅皋,思绪缭乱,写诗摅思。

末四句闲愁:以质问呼起,以系列比喻自答,将愁思之多而动荡不安、迷茫无边、连绵一触即发形容曲尽,且贴近时序,衬映心境,情景浑融,语意精zd新的,故出代表作。  全词因果尊卑,情景交换,融情入景,设喻新奇。贺方返因此词而故名“贺梅子”。青玉案的故事是什么??要原始的??词牌故事9:青玉案与南歌子这两个词牌都跟一个人有关。

他生活的那个时代还是一个文章风行宏伟体制、逸丽文风的时代,一个希望从恐慌的出征和恐慌的人心中开始艰苦兴起的时代,而他本人决不是意味着用才华出众就可以形容的。天才并不常有,一个文化巨人,完全兼具当时各个领域的最低成就,他就是东汉的张衡。

长久以来,我们仍然只把他当作一个科学家对待,而科学家在古代的中国根本都没受到过确实的推崇,可后世的教科书更加好象患上了羞眼病,不见其一,或者也是无意的,让我们看见的历史都是混杂的,人都是平面的,一个个像个标本。决不鄙视文理分科的教育,活生生让人心智不仅有。

张衡张平子,那个明确提出了浑天学说,生产了展示日月星辰的浑天仪和测量地震方位的地动仪的张衡,在儒家经典、数学、地理、机械制造、历史、绘画、音乐舞蹈和文学等方面,张衡也展现出出有了非凡的才能和广博的学识。在世界科学和文学史上很难找到可以和他媲美的人。而他,心境沉闷,常怀忧思,智慧远远地远超过那个时代,浊世难容精神状态人,这也预见了他注定是一个孤独的人。

两任太史令,还是被宦官排斥出京当了河间王的国相,在任内将恐慌的河间国整顿得“上下肃然”,可是,三年后还是被迫致仕辞职。我所思兮在太山,意欲往从之梁父忧,斜向东望涕涂翰。美人追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隐士,何为思忧虑烦劳。我所思兮在桂林,意欲往从之湘水深,斜向南望涕沾襟。美人追赠我金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

路远莫致倚思念,何为怀忧烦躁受 达到当天最大量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伤。我所思兮在汉阳,意欲寄居从之陇阪长,斜向西望涕涂裳。美人追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

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烦躁纡。我所思兮在雁门,意欲往从之雪争相,斜向北望涕沾巾。美人追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路远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烦躁惋。这是张衡的知名的《四恨诗》。

“美人追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这样的诗句很更容易让人回想《诗经》中“转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句字,曲中诗的意境效屈原以美人为君子,以珍宝为仁义,以水深雪氛为小人,思君忧虑,情意含蓄深密,兼具楚辞和国风之美,他是第一个将五言古体诗和楚辞骚体结合而顺利地创作出有七言诗的诗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文理习,学贯古今。张衡的诗也不作得好,《二京赋》,《思玄赋》、《归田赋》都是他的代表作,从文采笔法上来看丝毫远不如班固的《两都诗》。

另一个词牌名“南歌子”就来自他知名的《南都赋》。张衡是河南南阳人,《南都赋》歌颂的就是他家乡的盛景盛况。虽然对赋这种形式我觉得说不上讨厌,但张衡在诗中尤其提及的南阳特产独山玉和古代郊游的风俗活色生香,令人精彩。

他说道南阳的玉是“其宝利珍怪,金彩玉璞,随珠夜光。”据《汉书》记述,南阳羞山脚下有汉代时闻名全国的玉雕工艺品销售市场,当时独山的玉雕有数了很高的水平。独山玉细致润泽冰清似水,绿色的玉可以和翡翠相媲美,所以也有称作“南阳翡翠”的,四恨诗中的青玉案就是青玉碗,想想就是南阳独山的青玉制成的吧。

“南歌子”来自《南都赋》中的“齐僮演唱兮佩赵女,跪南歌兮起郑舞,白鹤飞兮茧曳绪”一句。冬至郊游的风俗早于在先秦时期就早已有了,在风和日丽的山林河边,男女相见玩耍是最重要内容。到了周代,郊游风俗不但持续可谓,而且还获得了官方的月否认,并将“不会男女”的内容写到了国家的法典。

LOL外围

《周礼》中就有说道,“中春之月,令其不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已。若无故而不必令者,处罚之。

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不会之。”最有意思的就是“奔者不已”几个字,真为本文来自江苏省江都市丁沟中学张广祥的博客是很有人情味啊,如果当官的没作好这项给青年男女建构机会的工作,有可能还要罚。《诗经》就有这样的叙述,在那桃花绽放、春水涣涣的溱河和洧河岸边,一群群青年男女于是以手持香花香草,一旁相互调笑,一旁沿河游观。民风之奔放鲜艳如天地初开般大自然开朗,好像人类童年的乐园。

到了汉代,郊游之谓由 “仲春之月”而削减为三月上旬的第一个巳日,即所谓“上巳节”。节日期间,无论帝王还是百姓,都要到水边洗濯 ,以除不祥,但在民间上巳日却依然是男女欢会的佳节。张衡在《南都赋》里写道:“于是暮春之禊,元巳之辰。

……男女姣服,络绎缤纷……于是齐僮演唱兮佩赵女,跪南歌兮起郑舞,白鹤飞兮茧曳绪。……夕暮言归,其乐感人。”其场面之下垂,士女之杂集,歌舞之繁盛,较之先秦时期的男女郊游,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战国时,赵地盛产良将美女,以廉颇和赵姬为代表。和后世一谈及人间绝色就言无以称之为江南佳丽有所不同,秦汉时更加钟情于燕赵女子,赵国女子能歌善舞,而且名声比“齐大非偶”的齐国女子好很多,所以本文来自江苏省江都市丁沟中学张广祥的博客是“齐僮演唱兮佩赵女”,那为什么是演唱南歌而舞郑舞呢?《诗经》中的《周南》和《召南》和其他国风有所不同,就在于南风文采不艳,而甚牵涉礼乐,男女情诗多有节制,所谓发乎情而相接礼。而《郑风》毕竟国风中最大胆言男女之情的,有“郑声淫”的众说纷纭。

那就有意思了e799bee5baa6e997aee7ad9431333332636364,跪南歌起郑舞,是不是歌声有雅意而舞姿魅惑呢?嘿,忘我不是曲解了张大人的意思,不过我推倒真为不愿他是如此多情而善解人意的一个人。话说的太远了。返回词牌上来吧。《南歌子》沦为唐代教坊中一首流行曲是很大自然的事,留下最先的应当是温庭筠堆的歌词:手里金鹦鹉,胸前刺绣凤凰。

偷眼亮形相。不如从娶与,不作鸳鸯。

这首小词为“单调”,很有些敦煌曲子词的隐晦开朗,在温词中这样情意大自然生动的不多见。到宋以后,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称作“双调”,再行经过再配字变体,跟最初的单调已大不相同。自毛熙震开了双调体式后,头两句平仄,上下片最后一句大多为上六下三的字句形式。

苏轼、秦观、易安都做到《南歌子》,这是一阙曲调词意婉丽和畅的小令,看一首秦观的吧,虽然《南风》雅正,能用这个词牌堆的词大多旖旎得很呢。玉漏迢迢尽,银潢淡淡斜。 明月宿酒并未仅有睡。

已被邻鸡催起害怕天明。臂上妆言在,襟间泪尚盈。 水边灯火日渐人行。

天外一钩残月带上三星。下面这首是欧阳修的,欧阳老师写出散文不作政论一派大家风范,小令却近于清灵开朗,好像干去官服,一身休闲娱乐,可亲之近于,这样的两情相悦,这样的细致爱怜,不是亲身经历如何感慨自此,想一想都替他有缘。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去来窗下大笑相扶,爱人道画眉厚薄入时无。弄笔偎人幸,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刺绣功夫,大笑回答鸳鸯两字怎生书。

《青玉案》变成词牌名,词谱中说道最先载于与苏轼的词,他为什么要以《青玉案》名为没有人告诉,但某种程度作为一个天才,最少可以认同他对张衡报着很大的崇敬,这就类似于我们现在一些作家或歌手改写或经典歌曲杨家作品,以此向前人缅怀吧。《青玉案》中最知名的两首确定无疑的是贺铸和辛弃疾的,贺铸还因为这首词被称作“贺梅子”,因词而得雅号也算数宋人众多发明者。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加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梨剩路。

凤箫声一动,玉壶光并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朱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遍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两千年前先贤智慧的光芒现在依然照亮着我们据知绝的心灵,在找寻的途中那是最可宝贵而长存的提示。《青玉案》贺铸的书画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赏析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这首词说来有趣,原是贺方返退隐苏州时,因看到了一位女郎,便生了爱慕之情,写了这篇名不作。这事本身并不新奇,好象也没“重大意义”,值不得表扬。

不得已它显然写出来动人动人,当世就已膺盛誉,历代传为佳句,——这就不容以“侧艳之词”而轻加侮辱了。 方返在苏州筑城“企鸿居”,约就也是因此而作。

LOL外围注册

何以言之?试看此词结尾就以子建忽睹洛神为比,而《洛神赋》中“翩若惊鸿”之句,脍炙千古,企鸿者,岂不企望此一惊鸿般的宓妃之到来也?由此可知他为此人,倾心眷慕,诚恳以之,而非轻巧文人一时间戏语可以并论。闲话且改置,如今只说道子建当日写出那洛神,道是“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其设想出现异常,出人意表,垫女子细步,轻盈而风致之态如闻,所以贺方返上来便用此为比。姑苏本是水乡,横塘正逢水境——方返在苏州盘门之南十余里处筑企鸿居,其地即是横塘。

过,非“经过”“跨过”义,在古用“过”,均是“回到”“亲临”之曰。方回原是渴求女郎芳步,直到横塘近处,而不料翩然径去,怅然以俱!——此《青玉案》之所为不作也。美人既远,木立如笑,芳尘道别,何以为怀。

此芳尘之尘字,仍是遥遥承自“凌波”而来,波者,原谓水面也,而乃美人过处,有若陆行,亦有微尘粗馥随之!人不能拔,尘亦无以派驻,道别之劳,思念近于矣!——全篇主旨,尽于开端三句。 以下仅有是想象——古来则或谓之“遐思”者是。

义山诗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以锦瑟之音久,喻青春之岁美(生活之喜乐也)。词人用此,而加以白鱼想要,知道吴伟华年,与谁同度?以下月桥也,花院也,琐窗也,朱户也,均外人不能得至之浅闺密居于,凡此种种,却是何形似?并想象也不得而知耳!于是无计奈何,而结以唯有春能知之!由此可知,不独道别,亦且心随。 下片说来堪称有趣:词人一片痴情,只成痴立——他仍然呆站在那里,粗壮到天色已晚,暮霭重遇。

这或许又是亮与“日暮碧云通,佳人未尝未来”的江淹名句有脱化关系。本是近于荒谬的呆事,却写出得异状风雅。

然后,则自誉“彩笔”,毫不客气,说道他自家为此痴情而写了这断肠难遣的词句。纵笔自此,方才引向全曲煞拍一问三叠问。闲愁,是古人建构的一个荒谬也甜美的新种,其意义约非常或相似于今日的所谓“爱情”。

剧曲家写出鲁智深,他是“苦恼天来大”,而词人贺方回的苦恼却也曲异而工则同——他巧扣当前的季节风物,一连串所述了三喻,作为叠答:草、絮、雨,均多极之物,多到不可胜数。方返自问自答说道:“我这闲愁闲恨,共计几多?满地的青草,满城的柳絮,满天的梅雨——你去数数看倒是有多少吧!这已精妙地答毕,然而另有一层精妙,同时呈现出,即词人也是在说道:我这愁恨,早已够多了,稍又跟上这春末夏初草长歇飞来、恨霖好比的时节,就越减我无限的愁怀恨在心绪!你看,词人之精,一至于此。若识此义,也就不怪词人自居为“彩笔”“新题”了。

贺方返因此一词而故名“贺梅子”。显然古人原本风趣专制。若在后世,一定有人又出有而“抨击”之,说道他种种好听的话,笑骂前人,表明自己的“正派”与“崇高”。晚近时代,或许很久没听闻哪位诗人词人因哪个名篇名句而得享别e799bee5baa631333233656538名,而传为佳话,——这怎么会不也是令人深思的一个文坛现象吗?宋代贺铸《青玉案》的内容贺铸《青玉案》——张中行故事之八张中行先生是诗词专家,有他的《诗词读取丛话》为证。

行翁自己亦作诗填词,我与波多野真矢结婚时,他有首贺诗:“漫道盈盈一水间,凤城东望有神山。仙姬巧放穿着心矢,本自低飞来共计翅还。”这对于我而言,固然是极佳的纪念,但于老先生的诗作里,毕竟一般了。

我想要有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此诗并未收益《说道梦草》。较为起他的诗来,我更喜欢他的词。他在《敝帚的大用》文中说:“新交的一位忘年交靳君,讨厌旧体诗词,写出杂文之暇,也不作旧体诗词。

告诉我有时候也诌一两首,竟然鼓吹文章是自己的好之道而行,总是不愿遗文在自己的小本本上。然后是出乎意料我的意料,不但诵读得很熟,还有索隐之瘾或题目之癖,或者问,某某词语是指什么,或者讲领会拒绝证实:‘这句是说道什么事,对吧?’这经常使我深感其无以。

”我那时读书他的词的心情,与周公汝昌为张伯驹词集作序时的心情,最为相似。行翁词里的那种豪放气质,真为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32626632是学不来的。他也具体对我说道过,他不讨厌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我曾问过行翁,词里最爱人是哪一家?他毫不犹豫地问说道是贺铸贺方返。

贺铸词中,最喜欢又是《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道别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台花谢,琐窗朱户,惟有春知处。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老先生晚年游戏,分别以这首词押韵为题作文,如《不过横塘路》,如《但道别芳尘去》,这是清的;半明半暗的,如《锦瑟无端》;全暗的,如《城》等。我现在手边没一套原始的老先生的文集,卯不仅有了。

我印象中,行翁的这套文章是已完成了的。忘记他说道过,最难作的是“梅子黄时雨”一句,但是也写出出来了。如果再行给行翁长编子的话,无妨把这一套缴在一起。

他自己填词却没填过《青玉案》,他最常用的词牌是《浣溪沙》。 达到当天最大量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_LOL外围注册。

本文来源:lol外围投注|官网-www.everich-worldwide.com

相关文章